视频直播,社交新风口

作者:admin | 被撸过次 | 返回《勇者传说》目录

明星直播就为聚拢人气

  说起来明星直播界的先驱人物要算Angelababy,早在去年9月她就签约某直播平台成为“明星主播”。今年年初,她进行了自己的网络视频直播首秀,先是在保姆车里跟网友说了句Hi,又现场唱了几首歌,然后下车参加“抱财神”活动。

  豪迈的范爷在参加巴黎时装周期间,不仅针对如何敷面膜、如何玩转自拍等话题进行了实力教学,还彻底甩开偶像包袱,念叨起了自己吃早餐时错过一个煎蛋好忧伤,到了活动会场要赶紧上个厕所之类的……这么接地气的直播,一个小时不到就让《ELLE》的账号涨粉十多万。

  除了女明星,男艺人们也同样是花样翻新地在播播播。先说鹿晗,最近小鹿正忙着开演唱会,买了票能入场的就不用多说了,没买票的粉丝同样也有福利,因为他把演唱会现场进行了现场直播!小鹿的前队友张艺兴,则是把自己“上班”过程进行了直播,从准备到化妆,让大家看了个遍。网瘾青年周杰伦开直播,都是直播自己打游戏!蒋劲夫直播了自己和爸爸跑步,全程边跑边拍边与网友对话交流。虽然只有短短十几分钟,没想到引来900万网友在线围观,50万人点赞。据说有人就为了看他跑步,一个月的流量都没了,这号召力是一般人有的吗?

  明星做直播,目前主要就是带带人气,配合工作宣传,不可能持续直播的,因为要保持距离感。如果长期都是千篇一律的内容,网友很快也会失去热情。以演员严宽为例,他在映客直播基本都在自说自话,很少互动,几百万的粉丝量,收到的映票只有10万。而同一平台上的网红“二姐Alice”,粉丝量不及严宽的1/6,映票数量却达到了千万级。显然,在视频直播平台上,明星的作用只是将“自带的粉丝”转化为用户,这也怪不得网友感叹,不会做网红的明星不是真明星。

  不过,随着自媒体的发展,移动互联网直播肯定是大势所趋,未来会有更多明星通过这种方式宣传自己。有很多明星已经开始主动拥抱这个领域,而目前直播软件竞争激烈,很多软件会主动拉明星合作,例如“小咖秀”这款软件最初就是通过明星效应大热的。总结各大直播软件,不难分析出他们各自的侧重点——咸蛋家主打通过网络走红的新人,如盛一伦、许魏洲、黄景瑜等。美拍直播则致力于开发时装周这片神秘又贵气的土壤,而花椒直播则聚集着不少“好声音”学员。

  网红人气不输明星经纪公司批量生产

 

  星币明星目前对于直播的犹豫和过于明显的宣传属性,真正拥抱这个平台,并被平台和观众双重拥抱的群体还是网红。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让直播互动变得成本低廉,一部智能手机加互联网就能搭起一个和外界对话的平台。而一些具备网红潜质——颜值高、口才溜、才艺佳的素人也在不断地直播磨炼中,被熏染成了网红。主播们就像身置现实版的“楚门的世界”,只不过每个人不但不逃避真人秀直播,反而还争相走到摄像头前。

  咸蛋家的“长腿二大爷”是个95后,才做主播几个月的他,仅凭每天和网友直播聊天、讲笑话,获得的红包就超过了38万,排在该平台第二,实现了从素人到网红的惊天逆转。现实生活中,正在中戏歌剧表演系大三就读的他,长了一张标准的小鲜肉脸,被其粉丝视为“咸蛋家的颜值担当”。真正让他意识到自己红了的标志,是近期不断有影视公司或剧组向他发出邀约,或是签艺人经纪,或是出演网剧。而他在很多采访中也显得非常理智,称自己对当明星没有太大愿望,自由地做个网红还挺好。对直播也没有长远规划,以后还想做视频自媒体节目,希望能成为男版papi酱。

  “二姐Alice”是映客软件上的当红女主播,目前已经拥有几十万粉丝和三千多万映票。二姐本是一名专业院校毕业的古典芭蕾舞者,去年她无意中打开直播软件玩了一下,用她自己的话说:“这才发现真正能让我发光发亮的舞台是什么。”随后,她在家中安置了大屏LED,添置了打碟机、专业话筒和灯光设施,放弃了自己的DJ工作,专心做起了职业主播。

  直播主播收入丰厚早已不是稀奇的头条新闻,当papi酱、Skm破音、二姐Alice这些名字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网络上,敏锐的商人开始打起“网红”的主意,于是公会、家族、经济公司纷纷培养主播,百度贴吧中也有不少“网络主播吧”“主播吧”,每天都可以看到大量招募帖。

  在找到有意向做主播的“有识之士”后,这些公司会进行免费培训。但业内人士同时也说明,前提是你要么有颜值,要么有才艺,要么有真性情,会互动,有一技之长则更能为自己加分,总之要能吸引粉丝留下并愿意为你刷礼物,没有什么特色的还是好好挤公交上班吧。很多公司每周都会为旗下的主播进行形象、技能、话题三方面的授课。

  社交新潮流or过把瘾就死

  现在,视频直播似乎渐渐成为继文字、图片社交之后,又一波社交潮流。就连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也说:“直播是目前最让我感到激动的事。任何一个有手机的人都有向全世界做直播的能力,这是我们交流方式的一次大的改变。”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目前大约有二十万网络主播,直播人群大多看中的并非仅仅是这个平台炮制出来的财富梦想,还有新的发展空间及内在价值。而任何一个行业的快速发展,势必会吸引成千上万的追逐者,对于早先进入网络直播的主播而言,就有了竞争与淘汰的压力。而另一方面,任何一种形式的娱乐都面临着受众的审美疲劳与腻烦,当已有的主播唱歌、讲笑话、聊天等直播方式已经无法满足受众日渐多元化的需求时,主播们就面临着新的挑战与危机。

  为什么这么说?直播行业本身存在诸多乱象,但在科技、生活习惯全方位的“催熟”下,各平台不得不提前布局,让自己“早熟”起来,以便占领市场。另一方面,早熟的后果让人担忧,在线直播的社交形式大大满足了人们的窥私欲,但也由于其直播特性,缺乏基本的审核机制,导致部分主播为了博取利益或者眼球,在平台上直播低俗的内容。

  其次是集体脸盲,同质化竞争严重。目前,市面上的直播软件已逾百家,从平台界面,到主播的长相,从形式、内容再到弹幕互动模式都极其相似。脸盲症的背后就是同质化的竞争,从形式、内容再到盈利模式的趋同带来的最终结果是陪跑者永远超越不了领跑者,这也是导致视频直播行业金字塔结构的重要原因。是“战五渣”还是最后的“独角兽”,移动化、平台化、社区化、盈利模式等,都是摆在直播应用面前的挑战。

  一个行业的风生水起离不开大环境的影响与滋生,娱乐方式从过去的文字到图片,再到如今的视频,方式越来越多元化,人与人之间的窥探也从遮遮掩掩到主动展示,这离不开技术的发展,也因为这个浮躁喧哗的时代背景下人们所需的心理抚慰与忘却繁复工作与压力之下的狂欢倾向。如果说直播造就了主播与粉丝之间的共生关系,而真正吸引粉丝的除了频繁的互动,更重要的还是对于直播内容的精心打造与持续不断的努力运营。因为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从来都是用心经营的,可以人人都是主播,但并非谁都可以成为下一个当红主播。

荒淫另类邪恶的勇者踏上征程吧!
返回目录